双生记

当务之急,就是找个人冒充失踪的太子。

绵绵秋雨落在离宫的屋顶,我告别太后,心里忧愁万状。

回到房间,我拿出多年前太子离宫前的画像端详,一夜竟未成眠。

很快,派出去的人回来了,说找到一个相似度非常高的人。

我将信将疑地来到外面——外面站了十几个人,哪里是一个?

我耐着性子看完这十几个所谓“相似度非常高的人”,摇了摇头——他们还没有我长得像太子呢!看来,还得靠我的心腹王九。

我马上把王九传了过来,让他帮我找一个和画像长得非常像的人,最好一模一样。当然,王九不知道那是太子画像,这是机密。

三天后,黄昏。

王九领了个戴斗笠的人来见我。当那个人取下斗笠……要不是我心里明白,我几乎要当那个人就是太子弘了,看,一样的个头,一样的卷发,一样深陷的眼窝,就连他一笑时脸上的酒窝,都一模一样。我甚至想,当年太子弘是不是真的有个不为人知的孪生兄弟?

“就他了!”我吩咐王九,将这个叫西风的青年留下。

接下来,我给西风讲了五天六夜太子弘的童年,包括和邻国公主的初恋,一直讲到太子弘长到十八岁,不辞而别。

“现在,你必须把自己当作真的太子弘,我带你去见太后。”事不宜迟,我不能让曹皇后和曹国舅他们抢了先机。

太后守在万岁爷病榻前,伤心欲绝。

“微臣把太子殿下找到了——”我扑倒在万岁榻前,对太后说。

“本宫的皇孙在哪儿?快——”太后急着一见,就连病榻上的万岁爷也似乎动了一下。

我忙招手,让立在远处的西风过来,可他,竟一时胆怯,迈不动腿似的,艰难地向太后这边挪了挪。

太后老泪纵横,一把上前抱住西风,大呼:“弘儿,你可回来了,这些年你去了哪里?”

西风哽咽着,一直摇头,就是说不出话。他实在是太会装了,要不是当年我亲手杀死太子,我也会认为他就是真太子呢!据王九说,这人是在一个马戏团找到的。马戏团真的是出人才啊!

太后赏了我一件黄马褂,另有夜明珠一颗。我看了一眼黄马褂,我早已有一件,这件也没多大价值,倒是那夜明珠——我夜里仔细把玩,却怎么一点亮光都没有?看样子是个假货。我想到了西风,我送给太后一个假太子,太后赏给我一颗假明珠,也算是有因有果吧。

皇帝驾崩,遗诏,立太子弘为君。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,太皇太后垂帘听政,而我,作为首辅大臣,不离新帝左右。

曹皇后成了太后。曹太后他们见到新帝,也都无话可说,因为那西风实在是和当年太子弘一模一样。众所周知,曹太后无儿,新帝乃故贵妃所生。曹太后他们急欲立珍妃所生之子——三岁的皇子为储君,可如今太子现身,令他们手足无措。

我知道,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暗杀行动,我在新帝身边布下重重防护,数次摆脱绝境。而曹国舅被王九所杀,曹太后也因事情败露,被太皇太后赐鸩酒自尽!

我自以为捏着新帝的把柄,又立下汗马功劳,便可独揽大权。可是,我渐渐发现,我被孤立了,我的兵权一点一点地失去。我的豪宅,一间一间被回收。有一天,我的心腹王九莫名其妙失踪了。

我开始感到不安,开始想办法找退路。

我私下里暗示新帝:“如果我向天下透露一些东西,不知天下人会怎样看!”

新帝只是淡淡地看了看我,那眼光好陌生。

终于,在我大势已去的那一天,我被带到了新帝面前。我孤身一人,一无所有,便不顾一切地叫嚣:“别忘了,你今天的一切,都是我给的,你忘恩负义,过河拆桥……我要让天下人都认清你……”

可他,笑了一下,拿出一件旧手帕:“认识这东西吗?”

当我看清那旧手帕上的图案时,顿时魂飞魄散,那种龙纹图案,正是当年太子弘所用的手帕,故贵妃遗留给他的,而且角落上专门绣有一朵梅花,是冬天用的东西,我记得清清楚楚,当我掐住他的喉咙时,他用那个手帕擦了手上的一点墨,至今那墨仍在手帕上未曾洗去!

原来,从一开始,他就是在陪我玩儿。

别问我这人到底是不是太子弘。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。

但是,不管他是或者不是,这人,都太会装了。

网友点评(0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