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气

刀疤子一直以为自己的骨头最硬。

刀疤子曾被官府抓获,尝遍了种种酷刑却钢牙紧咬,愣是不透露弟兄们半点行迹。

挨到奄奄一息时,他终于等到了营救,为求得脱身,他右手执斧,硬生生地砍下了被铁夹锁住的左手。

浑身是血的刀疤子被救回后,就赢得了整个山寨的敬佩,也使刀疤子更加快速地成为了匪首。

刀疤子的骨头硬是因为他已看淡了生死。在刀疤子心中,人和草芥一样卑微。

畅快淋漓的土匪生活很让刀疤子惬意。

每次看到跪在脚下、满眼惊恐的人,刀疤子就感到很受用,他在得意大笑后眼里却满是轻蔑。

刀疤子瞧不起没骨头的人,但别人决不能轻视他。

敢于轻视刀疤子的,只有一个人——瘦竹。

刚过耳顺之年的瘦竹虽手无缚鸡之力,却是个超凡脱俗的雅士。他终日与琴棋书画相伴,其书画甚是巧夺天工、妙不可言。

声名远扬的瘦竹于山下碧潭边建一宅院,院前屋后翠竹如林,取名“舒云堂”。

“舒云堂”虽幽雅却不静默,常有富商显贵不惜巨资来索求墨宝,瘦竹却恪守着自己的规则:权势相逼者不售、讨价还价者不售、恶名远扬者不售。

两年前,山寨上的弟兄们热情高涨地为刀疤子张罗着四十大寿。

望着堆积如山的金银布帛,刀疤子忽然觉得大堂上还缺了“寿”字。

刀疤子立即让二当家的带人去了“舒云堂”,要瘦竹当即作幅八尺盈余的百寿图。

不久,满脸恼怒的二当家的回来了,连骂瘦竹不识抬举。

刀疤子听完却有了兴致,他决定亲自去会会瘦竹。

翌日,乔装打扮后的刀疤子怀揣钢刀,直扑“舒云堂”。

叩开了宅门,书童将刀疤子带进了大厅。

厅堂之上,一个枯瘦如竹、银须飘飘的老者正在挥毫泼墨,颇具道骨仙风。

刀疤子拱了拱手说:“不才拜见瘦竹兄!”

待笔墨落成,瘦竹才回过头看了刀疤子一眼,道:“阁下登临寒舍,有何指教?”

刀疤子微微一笑,说:“昨日一兄弟来求墨宝,所备润资不足,今日特来谢罪,望先生海涵。”

瘦竹刚欲开口,刀疤子却奉上了两根金条说:“请瘦竹兄笑纳,如若不足,改日补送。”

瘦竹脸色微变说:“老夫近日身体不适,实难从命。”

刀疤子眼里杀气突现,当即抽出钢刀架在了瘦竹的脖子上。

瘦竹神情泰然地坐在了椅子上,一字一顿地说:“要杀要抢,老夫不敌,请便! ”

刀疤子手腕一沉,一丝血迹便沿着瘦竹的脖子淌了下来。

气定神闲的瘦竹竟捧起手旁的茶杯品起了茶。刀疤子阴沉沉地问: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?”

瘦竹道:“还有刀疤子不敢之事?”

刀疤子还想再问,院门却被“吱呀”一声推开了。

刀疤子迅速闪身藏在了屏风之后。

来人是县府秘书。秘书在堂内站定后,拿着腔调慢吞吞地说:“鄙人奉县长之命,今日前来取‘正大光明四字匾额。”

瘦竹冷冷地笑着说:“正大光明自在民心中,岂是老夫能写?”

秘书奸笑着说:“在下一时疏忽,县长曾嘱咐,银子不缺,手段也不缺,就缺块匾。”

瘦竹凛然道:“请转告县长,老夫舍命不折骨,随时恭候!”

秘书恼怒告辞。

刀疤子也闪身而出,恭恭敬敬地向瘦竹拱了拱手,便默然离去。

民国二十五年的深秋,鬼子攻进县城。

刀疤子早就听说小鬼子拼刀有几下子,他就琢磨,想找个机会领教一下小鬼子的本事。

天赐良机,刀疤子有些兴奋,领弟兄们参战了。

他带领弟兄们从背后攻击了小鬼子,这打乱了小鬼子的进攻计划,延迟了拿下县城的时间。

刀疤子没看到小鬼子拼刺刀,但他饱尝了小鬼子炮弹的厉害。

小鬼子扔炮弹就像天上掉雹子,弟兄们的肢体在天空中四分五裂,铺红了一地。

刀疤子不得不退回县城里,身边没人了,城里没有军人了。

小鬼子进来了,以为没有阻挡了。

小鬼子走到县城的十字街口时,停住了,刀疤子单手提刀,钉在了那里一样。

小鬼子的指挥官从望远镜里见过刀疤子,那时刀疤子正在偷袭自己的部队。

快,准,狠,比所谓的中国正规军都管用,自己的部队险些被他冲乱。

小鬼子的指挥官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了刀疤子。

刀疤子比划着要拼刀,神情有些高傲。指挥官知道有中国人在暗地里看着呢,他许诺可以。

刀疤子很快结果了一个小鬼子。第二次他竟要求同两个日军拼刀。第三次是四个。第四次时,刀疤子就全身是血了,只剩一口气而已。

鬼子先为刀疤子医好了伤,并没有劝降。指挥官清楚,能和自己的几个士兵拼刀的人,是不可能劝降的。

刀疤子没想到瘦竹也被抓进来了。他不服从小鬼子的召唤,去当什么狗屁伪县长。小鬼子知道瘦竹的威望。

刀疤子临刑前夜,瘦竹将一张百寿图于刀疤子跟前展开,焚了。刀疤子明白瘦竹的用意。

刀疤子有些严肃:“先生,我很硬气,你也很硬气,但我总觉得我得敬着你。”

瘦竹微微一笑:“彼此彼此,但我现在得敬着你,你长了中国人的威风啊!”

第二天快行刑时,刀疤子突然提出一个要求,要坐着喝茶时行刑。

这是他提的第一个要求。指挥官默许了,他敬重这个人。

刀疤子坐在枣红色椅子上,头不抬,吹吹浮茶,极为优雅地品了口茶,神情淡然。

枪响了,刀疤子右手中的茶水一滴未洒!

指挥官百思不解,直到深夜,他突然想到瘦竹喝茶时就是那个神态,他顿时满脸敬意。

第二天,瘦竹被放了。

网友点评(0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