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得之罪(3)

5、最后一单

最终,刘树文成了副总,待遇翻了一番,干劲更足了。王老板通过这次考验,保留了最骨干的团队,他放手一搏,接了个真正的大活。

这个大活之所以大,是因为要对付的人非同一般。这是一个女老板,四十多岁,经营一家酒店和一个工程建筑公司。家里有钱自不必说,关键是这女老板的丈夫是本市住建局的副局长。这可是实权人物,那些房地产企业都得求着副局长办事呢。女老板的工程建筑公司自然不愁活干,那家酒店自然也是房地产企业定点消费的地方。

王老板给大家开动员会,正因为这次的对手如此强悍,委托人也是下了血本,如果能成功搞臭女老板,就支付五百万酬金!王老板决定奋力一搏,反正是水军嘛,淹谁都是淹,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。

以刘树文和陈平为首的船长们都有点心虚,他们从没对付过这样的人。不过王老板说,只要这个项目顺利完成,他会拿出一半酬金来分给大家,表现突出的额外重奖!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大家很快鼓起了干劲。

这种战役不能像之前的小项目那样快速动手,光是搜集资料就要很长时间。陈平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,找了一个曾经一块儿当狗仔的同伴,互相配合,二十四小时盯着女老板。刘树文曾经提过要不要同时盯着副局长,否则到时他出手保护媳妇,可能会不好办。王老板说:“他应该不敢那么明目张胆,只要坐实女老板的丑闻,他可能第一时间就会离婚撇清关系。”

女老板的生意已成规模,亲自出门办事的机会并不多。只不过,在陈平极其敬业的蹲守下,还是有所收获。她和一个房地产老总谈工程生意,那老板本来有一个熟悉的工程队,十分犹豫,女老板不冷不热地说:“你别以为拿到地了,这房子就一定是你的了。我老公说过,很多违规开发的项目,最后还是可以收回来重拍的。你敢保证你的开发规划完全不违规吗?如果完全不违规,恐怕这个项目你挣不到什么钱吧?”那老总当时就软了,马上表态,这个工程其他人谁也不用,就用女老板的建筑公司。这一切,都被陈平偷偷安放在餐桌下的窃听器录下来了。

拿到这个证据,王老板很兴奋,但他冷静地告诉陈平:“光有这个还不够,这最多算是她口头恐吓,还得有更详实的材料。不管哪方面的,只要是负面材料,多多搜集!”说完他一甩手,给了陈平十万块活动经费。

刘树文这边也没闲着,这种大战役,不能像之前那样临时发动,一招制敌。他先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文章,大意就是女老板的酒店有些色情活动,或是工程队施工质量不佳之类的,写得很含糊,也不用大量水军去推,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小网民写的牢骚帖或是猎奇帖。这类帖子在网上多得是,因为影响力小,根本没人关注,被骂的人本身更不会在意。但这些小帖子积少成多,会在网上逐渐影响人们的感觉。到最后,人们会产生一种条件反射,一提起女老板,就会自然产生负面印象。这是水军行业里的最高境界,只有刘树文这样的高手才能做到。

刘树文在蓄势,陈平在搜集资料,张峰等人则在积极地联络各路水军,准备发动总攻。按王老板的意思,这次不但要联络以前熟悉的水军,还要让他们再扩散找人,要准备足够数量的军队。因为王老板认为,以女老板的实力和人脉,她一旦被正式攻击,一定会疯狂反击。她一定也认识网推公司,也会委托其他网推公司雇用水军进行反击,因此必须先下手为强。在水军行业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不管谁出的钱多谁出的钱少,先到先得,你接了一个活,就不能接委托人对手的委托了。哪怕对方想花钱报复,也得等这个活结束之后,再新开一个战场。这并不代表水军们品德高尚,而是因为如果水军在项目中间随意反水,那么原本雇用他们的网推公司就再也不敢用他们了,连带着这家网推公司也就从此没有生意了。

这段时间,王老板花钱如流水,眼看他花出去的预支款都有二百万左右了。刘树文忍不住问:“老板,这单子做下来,五百万都不一定能赚多少钱啊!”王老板得意地说:“委托方对我们的前期工作很满意,已经把委托款提高到一千万了。大家好好干,只要这单成了,挣多少钱,我都分给大家,公司就要个品牌效应!”一时间欢声雷动。

总攻的号角终于在一个月后吹响了!多个网站忽然同时出现了女老板的负面消息,包括她包养做头发的小白脸,两人在酒店门口的照片;她威胁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录音,以及最终她拿到那个工程的公告;她酒店涉黄,陈平入住酒店,半夜接到小姐电话的录音,小姐在电话里和陈平讨价还价时,明确地说她们收入的一半要被酒店拿走,要求陈平多付点小费;她工程队施工涉嫌偷工减料,以次充好,有入住她施工的保障房小区居民的联名上访信为证……

准备了一个多月的部队,一进攻就如排山倒海之势。女老板的反应不出所料,她迅速动用了多方人脉:一面是报了警,让警方调查发帖人;另一面也找了网推公司,在网上发动反击。由于王老板的网帖都是通过国外服务器转了好几次的,警方在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发帖人和地址。女老板仓促间找的网推公司,由于准备不足,水军数量有限,也只能狼狈防守,节节败退。

最关键的是,之前刘树文埋藏下的那些不起眼但数量巨大的帖子,忽然都被水军们翻了出来,带动了整个网民的情绪。本来女老板和住建局长的家庭组合就是很敏感的,网络上仇富的网民多得是,人肉搜索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,每天网上都有新的负面证据出现,狂奔的列车已经不需要王老板再推动了,根本就停不下来。那些上访多年,但一直没有得到重视的保障房小区居民,趁机再次掀起攻势,跑到市政府门口拉横幅。那个副局长还没等组织找他谈话,就火速和女老板离婚了,理由是感情不和,而且女方有婚外情。

水军再一次掀起了舆论的狂潮,女老板因为商业犯罪、涉黄、非法施工等多项罪名被调查抓捕,副局长虽然表态及时,但因为被网民扒出名下有别墅,也被暂时停职,交代财产来源。他陷入一个尴尬的局面,如果说财产是妻子的,那么就等于承认,之前默许妻子利用他的名义谋财;如果说财产是自己的,又无法交代靠自己的收入如何买得起别墅。

王老板可谓是大获全胜,不过也有不利的地方,那就是警方的调查越来越逼近了。这次的动静闹得太大,警方注意到了最初的舆论来源,他们怀疑有水军参与,网警们正在全力调查。刘树文认为,最多再过一星期,警方就有可能找到公司。

6、死亡庆功

王老板在公司里召开了第三次庆功会,给大家吃了定心丸:“大家放心,这家公司的法人是我,实际主持的人也是我,就算出了什么事,也与大家无关。大家放心,咱们的事业才刚刚起步。今天庆功会后,我会把奖金发给大家,然后大家可以躲起来,警方不会找到你们,他们即使找到我,没什么证据,最多也就拘留半个月。一个月之后,我会关闭这家公司,然后新开一家,大家重新聚在一起,一起发展,一起发财!”大家纷纷欢呼起来。

王老板让大家站成一排,拿出用报纸包好的一摞摞现金,又开了一瓶红酒,开始挨个敬酒:第一个当然是刘树文,厚厚的一摞钱放在刘树文面前,刘树文激动得眼眶发红,端起酒杯跟王老板一饮而尽;第二个当然是陈平,他的钱比刘树文少,但也很可观,陈平也一饮而尽;接下来是第三号人物……不用王老板吩咐,大家很清楚自己在公司的地位,从高到低排好了队。大家发现王老板敬酒也很有意思,刘树文是满满一杯,陈平是一杯略少点,第三位更少点,一个比一个少,当然,相应的钱也一个比一个薄。排在最后的是张峰,王老板给他的杯子里倒了浅浅一杯底,给了他薄薄的一个纸包,看了看他。张峰叹了口气,喝了酒,心想,算了吧,这碗饭不好吃,等解散后,去找个正经的活吧,再苦再累,也好过这种昧着良心又提心吊胆的日子。

此时气氛达到了最高潮,大家欢呼雀跃,王老板坐在老板椅上,微笑着看着大家,不知在想什么。这时,陈平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偷偷撕开了自己的纸包。突然他愣了一下,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揉了揉又撕开了一点,顿时惊叫起来:“是冥币!”

公司里一下子安静下来,大家愣愣地看着陈平手里的纸包,确实,那里面整齐包裹着的居然是一沓冥币!面额倒是巨大,好几亿啊。大家顾不上问王老板,纷纷撕开自己的纸包,连张峰也撕开了自己薄得可怜的纸包,果然,大家清一色的都是冥币!

刘树文拼命压着怒火,问:“老板是和我们开玩笑吧?哈哈哈。”大家也跟着笑了两声,但很快就不笑了,因为所有人都看到,王老板脸上带着明显的冷笑:“开玩笑?不,不是玩笑。干咱们这行的,一句话就能杀死人,怎么能随便开玩笑呢?这钱是送给你们路上花的。”

刘树文把冥币摔在地上:“你给老子说清楚,你挣了那么多钱,现在想独吞是不是?”王老板摇摇头说:“我没挣到钱,这三个单子,都是我委托你们干的。花的所有钱,都是我的。我的积蓄已经花完了,只能买点冥币送给你们了。”

刘树文冲上去抓住王老板的衬衫领子,咬牙切齿道:“你耍我,图什么?”

王老板冷笑着看着他,刘树文忽然神情古怪地慢慢倒在地上,然后捂住肚子,喘着粗气说:“酒里……有毒……”

大家很快都感到腹内剧痛,个个全身无力地瘫在地上。

王老板站起来淡淡地说:“给你们敬的酒,确实有毒,而且是剧毒。”刘树文挣扎着问:“你,你究竟为了什么?”

王老板说:“这得从招聘说起。我招聘员工时,看似有很多考核条件,其实最终录取的条件只有一个,那就是参与过同一个水军项目。”

大家面面相觑,拼命回忆自己参与过的项目,但这些人基本都是老船长了,参与过的项目不计其数,只有张峰脑子里灵光一闪:“校园打人的!三个打一个,领头的叫刘莉莉,被打的叫张小月!”

他这一喊,所有人都想起来了,自己确实参与过这个项目。不过这个项目很普通,不过是替被网络攻击的刘莉莉摆平舆论,说成是张小月勾引刘莉莉男朋友,还暗算刘莉莉,刘莉莉纯属自卫而已。从规模上来看,连中型单子都算不上,只是因为大反转而被圈内当作经典案例而已,这和王老板又有什么关系呢?

网友点评(0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