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精神,叫钟南山

在这个疫情蔓延至全国所有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的春节假期,在这个确诊人数已经超过非典的春节假期,在这个超长的、闷守在家里的春节假期,每个人都经历了慌乱、紧张、惶恐、惊疑,甚至沮丧的心路历程。而一位84岁老人的几次露面,却如同定海神针,给慌乱中的人们以镇定和希望。

他就是钟南山。他集医生、院士、知识分子、技术官员、敢言者、全国人大代表、非典功臣等诸多身份于一体。17年前,他的名字在披露非典疫情瞒报情况时横空出世,为世人所熟知、所敬仰。积17年声望与风骨至今,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到来时,人们对他的情感,已经深厚到必须由沉甸甸的四个字来表达:国士无双。

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《论中国》一书中写到的:中国人一直都是幸运的,他们总是被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。这一次,钟南山和17年前一样,还是最勇敢的人之一。

“肯定人传人”,5个字,字字千钧

钟南山不是一个喜欢出现在媒体上的人。他觉得年龄渐长,时不我待,还有大量的科研、太多的病人需要他,他的一分一秒都太宝贵了。但是,社会责任、侠骨仁心,也是一个医者的担当。这一次,在需要他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站出来,最早在镜头前对疫情提出警告:肯定人传人。

就这5个字,字字千钧。那是1月20日,离除夕只有4天了,越来越多的人踏上归途。武汉市1月18日、19日两天新增病例136例,北京、广州也出现了病例。可这种疫情此前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重视,武汉市卫健委的早期通报称“没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”“有限传染”等。面对突然增加的患者和外扩的疫情,很多人措手不及,疑虑不安,各种各样的消息满天飞。此刻,人们需要一位敢于直言的医学权威来一锤定音。

这个人,只能是钟南山。当晚,白岩松在央视的新闻直播中连线钟南山。两鬓染霜、目光坚定的钟南山再次说了实话,“肯定人传人”。钟南山的这段采访瞬间传遍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,人们对疫情的重视程度立即变得不一样了。前一天在各大机场、火车站等人流密集区还看不到几个人戴口罩,第二天再出行,很多人已经用口罩把自己捂严实。对于阻断病毒传播,这无疑有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钟南山还在采访中提醒所有人尽量不要去武汉。人们那时还不知道,他自己已经在1月18日晚去过了武汉,了解疫情。直到一张他坐在去武汉的高铁餐车上睡着的照片流传出来,人们再一次红了眼眶,为这位84岁的老院士而动容。

钟南山的忙碌从媒体报道的行程中可窥一二。1月18日,星期六,还在广东省卫健委开会的他接到通知,得马上赶往武汉。时值春运,买不到机票,助手匆匆帮他回家收拾东西,直接到会场会合后便赶往广州南高铁站,挤上了傍晚5点多前往武汉的高铁。临时上车的钟南山被安顿在餐车一角。一坐定,他马上拿出文件研究,实在太累了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。晚上快11点,抵达武汉的钟南山直接在住处听取武汉方面的情况。

第二天上午,他开完会就马不停蹄地来到疫情风暴中心——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了解情况,中午来不及休息,下午开会到5点,又从武汉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。到达北京,他马上赶往国家卫健委开会,回到酒店,已经凌晨两点。才睡了4个小时,早晨6点,钟南山就起床了,看文件准备材料,参加全国电视电话会议、新闻发布会,晚上和媒体直播连线。

从那时开始,武汉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。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谈及武汉,也一度红了眼眶,声音沙哑:“全国帮忙,武汉是能够过关的。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。”

钟南山,正是给无数人传递信心和士气的那个人。

17年前,他与非典的殊死搏斗

“钟南山没说动,谁都不要动”,这是一条网友间流传的段子,可见钟南山的一句话于国人之重要。“90后”劝长辈戴口罩、少出门,搬出“钟南山说的”最有效。这一切,源于人们对钟南山无条件的信任,源于17年前那场在国人心里留下深刻伤痕的非典疫情。那年,顶住层层压力说出真相、挽救无数性命的医者,就有钟南山。

2002年12月,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接收了第一名非典患者。没过多久,疫情在广州暴发,救治过患者的医护人员接连感染。钟南山临危受命,组织专家团队,全力准备救治方案。

进入2003年,钟南山的三次发言,一次比一次重若千钧,一次比一次挽救更多生命于危难。第一次是在疫情很不明确、医护人员开始军心不稳时,钟南山主动提出:“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!”第二次是反对学术权威关于“衣原体是非典病因”的认定。当时,医学界的权威声音认为患者感染的病毒是衣原体,采用普通治疗手段即可恢复。但钟南山通过研究认定,不对,不是衣原体,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可能才是非典的真正原因。几天后,这一结果得到世界卫生组织正式确认。在反对权威定论的那几天里,钟南山经历了人间百态,曾经亲密的朋友与他疏远,来自学术界的质疑不断。但是,他坚持住了,避免了将整个治疗方向带入歧途。

如果说这两次尚未引起全国关注的话,那第三次发言真正是语惊四座,震撼全国。2003年4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,钟南山怒道:“控制什么控制?根本就没有控制!现在病源不知道,怎么预防不清楚,怎么治疗也还没有很好的办法,病情还在传染,怎么能说是控制了?”他还补充说,连医护人员的防护都还没有到位。自此,非典疫情得到及时披露,中国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也翻开了新篇章。

在一篇自述中,钟南山写下过这些话语:

“我觉得最重要的,是病人的生命。”

“我最推崇讲真话,真话不一定都是对的,假话不一定都是错的。讲真话,它的可贵之处,不是在于它的对与错,而在于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
“我这样做,有的时候的确会让领导为难,但是我得讲真话啊。”

“不唯书,不唯上,只唯实。”

2009年,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,中组部、中宣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评选了“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”,钟南山当选。对他的评语是这样:在抗击非典战斗中,他以实事求是的态度、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,主动请缨收治危重病人,全力以赴地精心制定医疗方案,以医者的妙手仁心挽救生命,显示出了科学家治学严谨的作风与高度的责任感。在关系抗击非典成败的重大问题上,他能置自身荣辱得失于度外,力排众议,坚守科学家的良知……

这些品质,也源于家庭的影响。1936年,钟南山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。父亲钟世藩从协和医学院毕业后,又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攻下医学博士学位,是新中国有名的儿科专家,也是着名的病毒学家。钟南山小时候,家里常常挤满了抱着孩子来找父亲看病的家长。父亲从医院下班后,回家也继续看病。钟南山的母亲廖月琴,则是广东省肿瘤医院创始人之一。从小耳濡目染的钟南山在心里种下了学医的种子。1955年,他如愿考取北京医学院,踏上从医路。

钟南山曾在采访中说,父亲从小就告诫他讲实话、讲真话,这是父亲的态度,也是自己的追求。在抗击非典战役中,面对病原体和衣原体之争、治疗方案之争、披露疫情真相之争,他始终坚持讲实话、讲真话。

网友点评(0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