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眼

教授是艺术学院的教授。教授平时喜欢收藏瓷器、木雕、字画、金石、玉饰等,但大多值不了几个钱,主要是找点乐子而已。

那天,教授从外地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回来,看见家门口的一棵梧桐树下蹲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乞丐,面前放着一个装满零钱的碗,身边靠着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男孩。和其他乞丐不同的是,这个乞丐的手里捧着一本书,正在教孩子认字。孩子的一只手信赖地搁在他的肩上,他回过头耳语般地对孩子说了一句什么,孩子咯咯咯笑了起来。

那一刻,教授的眼眶湿润了。他想起几十年前在一个山村的农家小院里,做小学教师的父亲手把手教自己写字的情景。

教授情不自禁地走到乞丐跟前,蹲下身子,摸着小男孩的头,对乞丐说:“你们是从哪儿来的?”

乞丐说:“山南。”

教授说:“那是个穷地方啊!”

乞丐说:“就因为穷,孩他娘才跟着一个外乡人跑了。我年前害了场大病,没法再种地养家,就只好带着小孩出来乞讨……”

教授被深深地打动了。一个沦落为乞丐的人,在生活都难以保障时,竟然还教儿子读书识字,看得出,他们对美好的生活依然充满了希望。感动之余,教授掏出一张一百元面额的人民币送给了乞丐。

临走前,教授盯上了乞丐面前放着的那个装满零钱的碗。那是一只土巴碗,土得掉渣,做工粗糙。教授眯着眼睛,专注地端详着那只土巴碗,久久不忍离去。

乞丐被教授的举动给搞蒙了,一只白送都没人要的土巴碗,怎么就让眼前的这位城里人发起了呆?

这时,教授拿起了那只碗,又仔细看了看,然后对乞丐说:“这只碗,卖给我好吗?”

乞丐一听连连摇着头说:“不,不不不……”

“哦?”教授吃惊地看了乞丐一眼,“看来你知道这只碗的价值了?那你开个价吧,打算多少钱卖给我?”

乞丐一愣,脸红了,连忙说:“不不不,一只土巴碗,白送都没人要,哪能卖你钱?你真想要,拿去得了。”

教授的眼睛一亮。教授说:“这只碗明明是古董,这样吧,我给你三万元,你将这只碗卖给我,去找个事干干,也好让孩子有学上,怎么样?”

三年后一个秋日的黄昏,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进了教授家。当时教授正在伏案填写一张准备寄往贫困山区,用来资助山区教育事业的汇款单。

教授一眼就认出了中年男人,他就是三年前的那个带着小孩乞讨的乞丐。与三年前不同的是,乞丐的身上多了一件名牌西服,手里提着一盒高级礼品。

乞丐坐在教授家的客厅里,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。乞丐说:“我这次来是向你表示感谢之意的,是你的三万元钱让我站了起来。”

教授说:“那么,这几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呢?”

乞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,小声说:“三年前,我用卖碗所得的三万元和别人合伙在老家那边弄了个窑场,做起了烧瓷。一些烧瓷拿出去卖时竟被人误认作了古董,我们也就将错就错地当古董卖,几年下来,好歹也弄了几个钱。”

教授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。

教授说:“那个小男孩,他现在上几年级了?”

乞丐说:“我叫他退学回家帮我打理生意了。”

教授愣住了,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局。

良久,教授起身走进了卧室,从卧室里拿出来一只碗,正是乞丐在三年前卖给教授的那只土巴碗。教授说:“这只碗,只不过是一只再也普通不过的土巴碗而已。”

乞丐说:“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这只碗不值钱,那干嘛还要花三万元冤枉钱买它?”

教授说:“我当时买的不是一只一文不值的土巴碗,而是一种生活态度。”

乞丐有些弄不懂了。

教授轻轻地挥了挥手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教授对乞丐说:“你走吧,你怎么还坐在那里?”

乞丐说:“我没坐啊,我站着呢!”

教授说:“我怎么老觉得你还是没有站起来!”

乞丐在走出教授家门厅时,听见了瓷器碎裂的声音。

网友点评(0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