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得之罪(2)

3、做第二单

收到尾款的晚上,王老板在办公室里摆小型庆功宴。当大家都喝得很高兴的时候,王老板忽然说了句:“田凤退学了,听说精神出了问题,进医院了。”张峰心里一颤,但想想田凤毕竟是有错在先。没想到王老板接着来了一句:“其实不是她勾引的那个大款。我让人调查过,她妈重病,她出去做兼职赚钱,那个大款借她十万块钱给她妈治病,条件是要陪他一个月。后来她妈需要更多钱,她也就陪了更多时间。这些事大款夫人也知道,她不愿意丈夫再花钱,才来找我们做这一单的。”

听完这些,张峰心里很不是滋味,默默地低头喝酒。刘树文倒了杯酒说:“咱们当时也不知道这些事对吧?咱们只是做生意而已。”

王老板看着自己的这些手下,微笑着问:“如果你们知道呢?你们还能不能做好这一单呢?”张峰抬头看着王老板,不知道他为啥会这么问,刘树文最先开口了:“干咱们这行的,跟律师一样,如果考虑谁对谁错,就没法干了。谁委托咱们,咱们就帮谁,这是职业操守,对吧?老板。”王老板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在大家的一片附和声中,张峰张了张嘴,没出声。王老板的眼睛很毒,一眼就看见了,问张峰和另一个人:“你俩没出声啊,是觉得有问题吗?”张峰吓了一跳,赶紧说:“不,不,没问题。”王老板又看着另一个人,那个人半天才说:“我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,毕竟人疯了。”王老板沉下脸说:“她疯是因为太脆弱,这点事都受不了,说明这人不配在真实的世界中生存!”那人在王老板的逼视下低下了头,没再说什么。

第二天,王老板宣布辞退了那个人。张峰暗自庆幸,自己没有表现得太明显,这么好的工作可没那么容易找到啊。

王老板很快又接到了第二单,这个活比上一个要大。有一个副校长,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人,对方要求搞臭他。王老板召集员工们开会,刘树文率先发言:“教育部门的事,贪污腐化什么的都不够吸引眼球,唯独生活作风问题最劲爆。我看,就从这里入手。”王老板表示赞同:“那具体该怎么操作呢?”刘树文说:“可以由浅入深,先调查一下这个副校长,跟女教师有没有什么暧昧的,这是最普遍的情况,权色交易嘛。当然,如果这个副校长再有点别的嗜好就更好了。”王老板若有所思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刘树文笑了笑:“如果他对女学生下手,那保证引爆网络!”王老板一拍桌子:“就这么定了,这事还得陈平出马!”

陈平的确是个一流调查员,他在干水军之前干过两年狗仔队,专业能力很强。他以各种方法接近副校长,从副校长的工作地点到生活地点,他都摸得一清二楚,拍下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。

要说这副校长也是倒霉,他确实跟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女教师有暧昧关系,虽然很谨慎,但陈平是干什么的,很快就拿到了确实的证据。

而学生那边的调查不是太顺利。这是一所小学加初中的学校,年级很多,陈平利用学校附近的小混混,联系上了学校里的不良学生,通过他们打听消息。这些不良学生里有两个女孩,她俩说副校长虽然有点猥琐,但并没有对女学生下过手,最多也就是偶尔检查做操或是训话时碰到胳膊肩膀啥的,感觉没啥不正常的。

陈平对王老板汇报后,王老板点点头说:“就先从他和女教师的不正当关系入手吧。”

网上很快就出现了质疑副校长的帖子,口气是以一个有正义感的老师的名义,跟之前的套路都是一样的,先是文字,没有上图。副校长的反应要比田凤来得快而且激烈,迅速在网上做出回应,而且表示要马上报警,要求发帖人公开道歉。

殊不知,这就是业余和专业的区别,水军们就等着他的激烈反应呢。水军们熟练地分成两拨,对吵起来,很快就把帖子顶热了。然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大量的图片发上网。网友们迅速一边倒了,指责副校长和女教师的权色交易。

副校长顿时有点软了,他拼命在网上发帖辩解自己和女教师并不是权色交易,而是真正的爱情。然而,这时的辩解不但有点晚了,还激怒了他尚未离婚的妻子。虽然两人感情不好,但被弄到网上搞得满城风雨,他那当医生的妻子觉得脸面丢尽,当即对他提出离婚,并要求他净身出户。

这下,副校长真急了,在网上发帖宣布,自己将不再进行回应,他已经报警,将一切交给警方处理。看完这则帖子,张峰他们都捏了一把冷汗,刘树文倒是很镇定,他告诉大家,即使警方找到公司,也是老板负主要责任,他们只要一哄而散,警方不会费劲四处追他们的,因为他们的罪名不大。

正在人心惶惶的时候,副校长却先被抓了,因为两个女学生站出来在网上实名发帖,说副校长曾性侵过她们。这一石破天惊的指控,要比之前的女教师问题严重得多。女教师问题充其量是作风不好,违反组织纪律,但并不是犯罪;而性侵女学生,则是实实在在的重罪!

副校长被警方控制,那两个女学生被带到医院检查。两个女生的口供相互印证,都说是副校长跟她们说,如果她们愿意接受单独辅导,不但考试能及格,还可以给她们点钱。至于作案地点,都说是某家快捷酒店,那家快捷酒店的前台也确实查到了副校长的开房记录。

这时,两名女生的家长也站出来补刀,他们面对记者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:“我家孩子本来是很开朗活泼的,从去年开始,不知道为啥变得很胆小,总偷偷地抹眼泪,还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呢……”

副校长大声喊冤,他顾不得避讳了,说所有的开房记录都是他和女教师的。然而女教师此时已经不干了,不管开始是不是真爱,估计此时看副校长已经彻底完蛋了,自己不能陪葬,于是说自己跟副校长根本不是什么真爱,是副校长依仗权力,给自己穿小鞋,自己承受不住压力,才不得不屈服。

警方调查一番后,由于性侵女学生只有两名女生的口供,实在没有更多的证据,最后副校长无罪释放了。但由于女教师的说法,以及此事的影响极为恶劣,教育部门宣布开除了副校长。他丢了工作,身败名裂。

4、做第三单

第二次庆功会上,王老板频频举杯,给各位员工发奖金。随后,王老板漫不经心地说:“那个副校长其实跟那女教师确实是在谈恋爱。他和妻子分居三年了,只是因为财产分割问题没谈妥,才一直没离婚。他这次身败名裂,净身出户,听说昨天跳楼了,不过没摔死,可能要瘫痪。”员工们面面相觑,当水军不分善恶很正常,但闹出人命来,大家心里确实很难接受。

张峰小声说:“不过他性侵女学生,也是罪有应得……”王老板摇摇头说:“他没有,他虽然对学生不太关心,但他没有性侵过女学生。”众人惊讶地看着王老板,王老板指指陈平:“是他帮我想的好办法,才让我们反败为胜的,否则我们这次差点出事,中国网警查案还是很厉害的。”

陈平谦虚地说:“都是老板的高瞻远瞩,我不过是替老板跑跑腿而已。大家不知道吧,那两个女生家里都不富裕,我们送了他们两家一笔钱,让父母和女儿保持统一口径。性侵这种事,没有实际证据最多是不追究,不可能说两个未成年女孩诬告的。”

大家恍然大悟,纷纷称赞王老板厉害。张峰注意到有两个人低头不语,他知道,这两个人估计待不下去了,因为他看见王老板正盯着这两个人。

果然,第二天,王老板开除了那两个人,然后宣布了第三个订单。严格来说,这不算是订单,而是一次考核。王老板说:“经过两个订单的考验,大家已经证明了自己。强者基本都留下来了,而弱者已经被淘汰了。不过接下来,我准备了一次考试,因为我不一定总在国内,因此我需要一个得力帮手。谁通过这次考试,谁就有机会成为公司的副总,待遇翻倍!”

这条件太诱人了,众人顿时都来劲了。但接下来王老板的话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王老板拿出一堆资料来说:“这是你们入职时填写的家庭资料,我都已经核查过了,没问题。接下来,我要求你们在网上发帖,污蔑你们的家人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,王老板举例说:“比如刘树文,你刚结婚,我要你在网上说你媳妇不孝顺老人,虐待公婆。”刘树文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王老板不以为意,回过头对陈平说:“你还没结婚,但父母双全,我要你在网上说你父母嫌贫爱富,人品低下,导致你无法恋爱。”他拿着员工资料,一个个如数家珍,让这个污蔑父母,那个污蔑媳妇,还有污蔑兄弟姐妹的。

张峰分得的是自己的哥哥,王老板让他污蔑哥哥好吃懒做,花光父母遗产,导致自己穷苦潦倒。张峰心里发颤,他父母早亡,是哥哥一手把他养大,省吃俭用供他上学。他现在虽然混得不好,但哥哥没有一点责任啊,让他到网上指名道姓地污蔑哥哥,他实在做不到。

三天后,考核结果出来了,刘树文以明显优势获胜。他在网上以匿名邻居的身份,把媳妇骂得狗血淋头,怎么虐待老人,怎么打骂老人,全都活灵活现。听说他媳妇对老人其实不错,被污蔑后有口难言,气病了。刘树文想尽办法哄着他媳妇,才总算没出大事。陈平倒是也写了父母如何嫌贫爱富,赶走了准儿媳妇,但看起来还是比较心虚,不像以往的文章那么出彩,也没有图文并茂,最后败给了刘树文。其他人有写的,也有没写的,基本都是敷衍了事。王老板开除了三个没写的,像张峰这样虽然写了,但十分含糊其词的,没辞退,但当然也没啥好成绩。

网友点评(0 条评论)
验证码: